肇庆人过年很累

2019-10-12 16:50 来源:未知

肇庆人过春节有许多独特的习俗。比如说:炸角子、煮裹蒸棕,单说煮裹蒸棕就可以累坏个把人。家里女眷先得用一个大盆花上半天的时间洗好几十斤重的糯米,如果是大家族可能要过百斤,准备好肥肉、黄豆等配料,将预先洗好的冬叶铺在桌上,先将糯米放上去,然后在中间放进一块肥肉和少量的黄豆、绿豆等配料,密密实实合上冬叶,包成外形像金字塔似的,用草捆好,留有提手处,这样就完成一个裹蒸的包装工作,一个熟练的妇女包一个裹蒸需要两分钟时间。裹蒸的大小与各家的习惯有关,一般而言在农村包的裹蒸都有一斤多重,大的有两斤多,城市里的也有7、8两,几十斤糯米也就是几十个裹蒸。不要以为包装好就大功告成,其实最为温馨也最为耗时的工作即将开始--就是煮裹蒸。

如果说前期工作都是由妇女完成,那么蒸煮的工作就是男人和小孩的事了,肇庆人煮裹蒸有个讲究必须煮十二个小时,也许这不是讲究,而是如果不煮这么长时间,很难煮熟。几十个裹蒸放进一个硕大的铁桶里,铁桶就跟大汽油桶一般,加满清水,架在一个用石块和砖做成的临时的灶上,点上柴禾,柴禾通常选用木疙瘩,这样可以慢慢烧上几小时才需要填柴。烧煮十二个小时,看火的工作少不了。这就是肇庆人的独特的过年享受,为什么?看完你就知道。裹蒸煮好香气四逸,年三十晚上的团圆餐上的必备主食,自家做的、邻居互送的,打开冬叶热腾腾的蒸汽飘散,冬叶清香、糯米混着肉香充满了张灯结彩屋里,一屋子的幸福欢快。肇庆人的淳朴、热情、勤劳就如同这敦实飘香的裹蒸

上个世纪的50年代,到80年代中,一到春节前,走在肇庆的街上,你都可以看到这样的情景,每家每户的屋前都搭建了临时的砖灶,灶上煮着一个硕大的铁桶。围着看火的一家人,大人吸着香烟,偶尔添一块柴,弄弄火,小孩围在身边,冰冷的风被灶火和滚腾的蒸汽赶走,小孩胖胖的脸上映着火苗,都红彤彤的,睁大明亮的眼睛,聆听着大人讲着秋月春花、仙女下凡、大闹天宫的故事。这情景,现在在肇庆的城区已经绝迹,但是这独特的回忆仍温暖着多少肇庆人心灵。

那时候外地人都说肇庆人过节累、自找苦吃,可肇庆的男女老少却都盼着过年,他们比任何人都希望重温那份温馨的家庭团聚,那跳动火焰,那充实的劳累。现在的回味令多少肇庆人由丹田袭来一股暖意,酸了鼻翼、潮湿了双眼、重置了心灵。埃?一声轻叹,美好的、淳朴的民风,肇庆人心里永远的净土。

TAG标签: 新普金网站
版权声明:本文由新普金网站发布于历史遗留,转载请注明出处:肇庆人过年很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