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普金网站】小脚文学

2020-01-12 13:10 来源:未知

在男人们呼喊着毛发肌肤受之于父母,而不肯伤及自己一根毫毛的时候,却被一种近乎变态的性心理驱使着,口耳相传着女人小脚的千般妙处。瘦欲无形,看越生怜惜、三寸金莲、柔若无骨,愈亲愈耐摩抚。后世苏东坡《菩萨蛮》咏足词云纤妙说应难,须从掌上看,堪称绝唱。更有人将两只严重变形了的小脚中部所形成的塌陷形容为两轮弯月,实在是处心积虑到极点了。大儒吴承恩在《西游记》里把本是男身的观音菩萨化为美丽的女子,而且是小足观音:玉环穿绣扣,金莲足下深。(第十二回《观音呈象化金蝉》),可见明朝的风气对小足是何等着魔!明清时期男子择偶第一标准就是看女人的脚是否够小,男子嫖妓也多玩妓女的一双纤足,因此被戏称为逐臭之夫。一些文人在嫖妓时就留下了专门描写玩弄妓女小脚的诗词,如彭孙燏的《延露词》:

朱丝宛转垂银蒜,今宵低事抛针线,怪煞大风流,频频撼玉钩。

千般轻薄够,可也羞灯火,渐觉麝兰微,画屏人欲速。

这首词把妓女的一双三寸金莲写得美妙无比。从这样的诗词作品中,可以看出当时整个社会这种畸形的性审美观的流行给人们造成的变态性心理。

更有甚者,清朝有个叫方绚的,自称评花御史,又称香莲博士。对古代女子缠足一事从诸多角度和方位予以分题描绘,可以说是关于中国女子小足的专著。同时,它也反映了封建文人和士大夫们对女子香莲充满丰富联想意会和封建历史积累的审美欣赏、审美感受及审美要求。从这个意义上说,《品藻》亦可谓是一部香莲美学之作。如此书中《香莲五观》一节说:

观水有术,必观其澜;观莲有术,必观其步。然小人闲居工于屟著,操此五术,攻其无备,乃得别戴伪体,毕露端倪。

临风;踏梯;下阶;上轿;过桥。

什么意思呢?方大博士说:观察大海有术的人,必观察其波涛;观察香莲有术的人,必观察其步姿。然而小人家居无事,只会掩盖其坏处而显示其好处。如果操此五术,攻其不备,就可取真去伪,使其端倪毕露。五术分别为:临风之步;踏梯子之步;下台阶之步;上轿之步;过桥之步。这可以说是体现他作为评花御史和香莲博士水平的一段文字,是教给众人在什么时机看女人的小脚可以看到毕露端倪的真货。细想来,这五术原本是人的脚最无处躲藏的地方,方绚对生活观察之细致,用心之良苦,非常人所能及。

他在书中把女人小脚按照品相高下做了比较细致的分类:曰四照莲(端端正正,瘦瘦削削,在三四寸之间者);曰锦边莲(苗苗条条,整整齐齐,四寸以上,五寸以下的小脚也);曰衩头莲(瘦削而更修长的小脚,所谓竹笋式者);曰单叶莲(瘦长而弯弯的小脚也);曰佛头莲(脚背丰满隆起,如佛头挽髻,所谓菱角式者,即江南所称之鹅头脚);曰穿心莲(穿里高底鞋者);曰碧台莲(穿外高底鞋者);曰并头莲(走起路来八字的小脚);曰并蒂莲(大拇趾翘起来的小脚);曰倒垂莲(鞋跟往后倒的小脚);曰朝日莲(用后跟走路的小脚);曰分香莲(两条腿往外拐的小脚);曰同心莲(两条腿往里拐的小脚);曰合影莲(走起路来歪歪斜斜的小脚);曰缠枝莲(走起路来成一条线的小脚);曰千叶莲(六寸七寸八寸的小脚);曰玉井莲(跟船一样的小脚);曰西番莲(半路出家之莲,或根本没缠过的小脚)。

如果说前面所说的五术是一种了不起的发现,那么,这香莲十八名则称得上是伟大的发明了,同时也将小脚文学的成就推向了最高峰。

◎ 两朵金莲的咒语

而严重跟风的女性们为了这两朵金莲所暗含的审美趣味则付出了自由的代价。受人尊重的朱熹朱老爷子极力倡导缠足,认为这是天下大治的基础,因为女人缠了足,便可做到男女隔离、授受不亲、静处深闺。是啊,连走路都走不稳了,女人岂不就十分老实了?然而,正如《夜雨秋灯录》所称:人间最惨的事,莫如女子缠足声,主之督婢,鸨之叱雏,惨尤甚焉。这种痛苦,又有谁去生怜惜?曾在中国生活了多年的英国传教士阿绮波德立德(也作立德夫人),用女性的细腻记录下了缠足的中国女孩的悲惨童年在这束脚的三年里,中国女孩的童年是最悲惨的。她们没有欢笑,可怜啊!这些小女孩重重地靠在一根比她们自己还高的拐棍上,或是趴在大人的背上,或者坐着,悲伤地哭泣。她们的眼睛下面有几道深深的黑线,脸庞上有一种特别奇怪的只有与束脚联系起来才能看到的惨白。她们的母亲通常在床边放着一根长竹竿,用这根竹竿帮助站立起来,并用来抽打日夜哭叫使家人烦恼的女儿女儿得到的惟一解脱要么吸食鸦片,要么把双脚吊在小木床上以停止血液循环。中国女孩在束脚的过程中简直是九死一生。然而更为残酷的是一些女婴由于其父母的感情受到了束脚的伤害,往往在摇篮中就被处死。束脚痛苦,因合了中年的父亲那非自然的口味而加在了女孩身上。

TAG标签: 新普金网站
版权声明:本文由新普金网站发布于历史遗留,转载请注明出处:【新普金网站】小脚文学